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
咨询热线:52452488
产品列表
联系我们
电话:

手机:

传真:
邮箱:
地址:
国航CA983紧急备降俄冰天雪地小城 空姐大喊:快跑

国航CA983紧急备降俄冰天雪地小城 空姐大喊:快跑

[来源:未知]  [作者admin] [日期:2019-05-29 14:34] [热度:]

  2019年3月4日晚上九点十三分,北京刚刚进入夜生活不久。城市霓虹之上,一架拥有311个座位的超大型客机从首都国际机场升空。按照飞行计划,它将在12个小时后降落在美国西海岸的机场。

  这架隶属于中国国际航空公司的CA983航班每天都有一班从北京出发。为了缩短航程、避免长时间远离陆地,它要沿着大陆架,朝东北方向飞去。到达北极圈附近后,再穿越白令海峡,一路飞向西南。从航迹图上看,像是幼儿园小朋友在地图上画了一个歪歪扭扭的小小半圆。

  CA983航班的飞行距离超过10000公里,历史准点率为86.6%。但这次,承担飞行任务的客机没能到达终点。半途中,它跟机上的188位乘客和17名机组人员开了个“国际玩笑”——飞机没能到达,而是紧急备降在冰天雪地的俄罗斯远东小城阿纳德尔。

  如果把飞机上的情景像电影镜头一样回放,陆辉(化名)可以清楚地记得平静是从哪一帧被打破的。在所有乘客中,他可能是第一个发现“有情况”的人。

  陆辉的座位位于飞机前部,公务舱第二排。凌晨两点多的一次小幅颠簸,将睡梦中的他晃醒。此时,距离起飞已经超过5个小时,飞机驶过了三分之一的航程。客舱显得有些昏暗,绝大多数人都在睡眠状态。

  凌晨2点30分左右,尚未再次入眠的陆辉察觉到一丝异样。他看到空姐从机舱各个位置聚集,随后一个领头的男人宣布:飞机发生故障,必须紧急降落。听到这句话,一位空姐几乎是从位子上弹了起来。片刻之后,机舱照明灯亮起,空姐们开始大声地叫醒每一个人。

  乘客高坐在飞机中部靠窗的位置,听到机舱广播后才从睡梦中醒来。清醒之后的他作出判断:“机械故障”应该不会有什么大问题。他注意到,空姐们看上去不是很紧张,因此他并不担心。

  像高一样,被叫醒的乘客们不清楚飞机出了什么问题,但没有人喧闹,机舱里保持着安静。机舱地板上,一只被遗落的黑高跟鞋静静地躺着。

  坐在公务舱第四排的陈思睿(化名)习惯晚睡,从北京起飞后他就一直在看电影打发时间。凌晨两点多,陈思睿发现照明灯出现了不良情况,前排椅子后的播放器也停止工作,他叫住乘务员,问:“是不是有问题?”乘务员如实回答:“有问题了。”

  广播通知后不久,飞机开始下降高度。机舱里依然保持着安静,一些乘客又迷迷糊糊地睡着了。20分钟很快过去。触地的瞬间,高看到周围白茫茫一片,没有任何陆地的痕迹,他以为飞机迫降在了海上。望向窗外,陈思睿的眼前也都是雪,“灯光和跑道全都看不到”。

  飞机在很短的时间内完成制动、降速,巨大的惯和声音惊醒了所有乘客。飞机刚一停稳,机组人员就将发动机关停,机上电源也被切断,空姐们站到了各自负责的应急出口前,空气中充斥着一股紧张的气氛。

  用陈思睿的话说,“机上有一秒钟是真空的,极其安静,什么声音都没有”。紧接着,机长的声音从广播中传来:“乘务长紧急撤离”。没有任何拖延,分散在机上不同位置的10个应急门立即被打开,充气滑梯在几秒钟内膨胀成型,全部伸向地面。

  空姐们站在一旁,扯着嗓子不停地喊,引导乘客从充气滑梯快速撤离。这个时候,高一下子感觉到气氛变得紧张起来。他看到有人打开行李架,箱子已经拉出了一半,空姐声嘶力竭地朝他们喊:“别拿东西,跑!”箱子又被塞了回去。

  撤离过程中,有乘客用手机拍摄下眼前的情景。从中可以看到,由于跑道结冰,从充气滑梯上滑下来的一些乘客摔坐在跑道上,有人顺着滑梯溜出去一米多远。在这个过程中,有人不慎受伤。

  陆辉从飞机前部滑下后,旁边的一位女孩抓着他的袖子问:“咱们这是已经到了?”

  地面上,等待他们的只有凛冽的狂风和深过脚踝的积雪,看不到任何救援车辆和摆渡车。更要命的是,呼啸的寒风将充气滑梯扯来扯去。迎风一侧,充气滑梯甚至被刮到了飞机顶部,像是轻飘飘的日本鱼旗,在狂风中任由摆布。

  由于担心飞机发生爆炸,落地后的乘客没有反应和休息的时间,只能跟着前面的人,在小腿深的雪地里艰难迈步,直到距离飞机200米左右才停下。转过身,高看见空姐全部站在紧急出口的位置,直到所有乘客撤离才跳上滑梯。

  搭乘这架航班的,还有中国橄榄球国家女队的23名成员。其中包括15名队员、3位教练、2名队医、1位领队和2名工作人员,为了参加三月中旬在美国圣地亚哥举行的一场比赛,她们要提前飞到转机。

  队员们分散在机上不同的位置。到达地面后,助理教练朱培厚立马清点人数。的是,23人无一受伤。紧急撤离时,这支队伍的身体优势显现出来。队员们能够控制好身体不至于失去方向或撞到其他人,没有人摔倒或扭伤。

  从北京出发前,朱培厚特别交代队员要带几件厚衣服。上了飞机后,大家基本上都把外套脱掉了。从飞机上下来的时候,很多人没来得及拿外套,只穿了件单衣。18岁的队员周新悦走出滑梯时,脚上穿的还是一双凉拖鞋。她的整个小腿都没在雪地里,“少说也有四五级”的风裹着冰碴子呼呼地往脸上扑。

  整个撤离过程持续了1分多钟。下飞机后,许多乘客才知道自己刚刚经历了一次紧急备降。高在微上记录下了自己看到的场景:“空姐把拿的毯子给了乘客,空乘把自己的鞋给了乘客,爸爸让孩子和妈妈先上车,机组人员等所有乘客上车后才上了最后一趟车。”

  这让他非常感动,“很经历了这一切,不是因为备降,而是看到了不同人对‘责任 ’两个字的诠释”。

  早就到达地面的陆辉并没有马上搭乘车辆离开,而是留在原地帮助其他人,那段在网上广为流传的中,空姐身上披着的正是他的大衣。

  乘客们在雪地里等了十多分钟后,第一辆车驶来。那是一辆机场工作人员使用的小车,大概只能容纳五到七个人。人群自觉安静下来,工作人员组织老人、孩子先上车,一位盲人乘客由家人搀扶着走到车前,由于积雪较厚、车底盘太高,站在地上的几位乘客把他托着送上了车。车上的乘客们挤着、抱着、蹲着、搀扶着,狭小的车厢里面塞进去至少15个人。

  后来,又有六辆车赶来,其中两辆是机场的大巴,其余是从各处抽调来的小车,一批批接走了两百多位乘客和机组人员。朱培厚教练和橄榄球的领队留在最后,他们送走老人、小孩和球队的女孩们,坐最后一辆车回到了机场候机厅。由于没有俄罗斯的入境许可,乘客们被安排在候机厅等待,一旁有警卫负责看护。

  在休息地点,机组人员反复确认乘客名单和受伤情况。从飞机上撤离前,空姐们带上了医疗包。看到空姐在帮助一位受伤的女士处理肘关节固定夹板,橄榄球队的2名队医主动上前帮忙,问题很快就被处理好。

  朱培厚留意到,受伤的乘客以中老年人、女居多,大多是在跳到安全滑梯时皮肤挫伤,3位患有腰椎骨质疏松的老人在跌落后引起腰部疼痛无法行走,一位7个月的孕妇经俄方医疗人员检查后排除了危险。俄方还提供了轮椅等医疗用品。

  在雪地里的时候,朱培厚只想着赶紧走。到了室内冷静下来,他才发现自己的鞋子、袜子全湿了,脚已经冻得没了知觉。好在空姐们拿来了被子和毯子,早上五六点钟,俄方为乘客们提供了冷热水、三明治面包、咖啡、方便面等餐食。一切终于安定下来。

  事后,中国国际航空公司在官微发布通报: CA983航班在俄罗斯空域飞行过程中,飞机出现后货舱火警信息……就近安全备降俄罗斯阿纳德尔机场,并实施紧急撤离程序。经过检查,CA983货舱正常,初步判断为飞机火警信息故障。

  这也就是说,机上的205人遭遇的其实是一场“假火警”。剥洋葱记者联系了国航宣传人员,对方不再就相关问题进行回应。

  《航空知识》杂志主编、知名航空主王亚男解释:“像这次出现了火警,为什么称之为备降,因为安全威胁至少在可视的范围内,还是被认为是可控的,没有出现明火,也没有出现一些动力、包括控上的失灵。”

  在新航班到来之前,CA983的乘客们被叫出去取回了行李。两米多宽的走廊里挤满了人,有人坐在凳子上,有人直接躺在了关停的行李传送带上。趴在地上的陈思睿拍了条小来记录自己的窘境,他边拍边用西安话抱怨:“地上一趴,啥都没有”。一位乘客因为接替航班的时间问题,跟空姐吵了起来。当地时间3点左右,188名乘客总算坐上了接他们前往的国航客机。

  在新航班上,乘客们收到了电子补偿券等形式的补偿。有人觉得少,也有人觉得“捡了条命,人生多了经历,挺好”。

  无独有偶,国航紧急备降俄罗斯的当天,相似的事件在广东珠海也有发生:一架南方航空公司航班进入起飞滑跑阶段时,火警面板上2个发动机火警和APU火警灯全部亮起。机组当即决定中断起飞,并对机上人员进行紧急撤离。经过机务部门检查,机上未发现明火,原因同样是火警系统误报。

  一天发生两起“假火警”事件,王亚男认为这种情况其实很少见,“多数假火警都是传感器故障造成的,还有一些是飞机内部出现了一些环境的变化引发。比如某些部位温度升高,但升高的程度还没有构成火情,也不是由火情引起的。这时候传感器就把它认定为火情。”

  CA983发出“假火警”警报的是货舱。按照王亚男的分析,在飞行过程中,对于发动机火警警报很容易判断是否属实。但由于货舱位置的原因,机组无法在短时间内安排人员去查看。只能通过火警探测系统的报告来判断。

  王亚男建议,未来航空业可考虑进行设备升级,用更多仪器来判断火情的真假。例如在货舱内装配红外和可见光的监控设备,用多种频谱的监控仪器来监控环境的变化。

  CA983紧急备降后的经网络传播后,有网友质疑机组选择充气滑梯的方式让乘客撤离。王亚男则认为,机组的决策不应该被质疑。“悬梯车这种方案用来接乘客太慢了,其实是在浪费乘客的逃生时间。”据他估算,10个滑梯全部打开,后续的回收、检测、安装费用差不多也要在100万左右。

  “虽然有乘客轻微受伤、冻得难受,但与火警可能遭遇的危险结果相比。完全符合飞行员的处置规范。”王亚男说。

  一位国航飞行员告诉剥洋葱,航空公司有很严格的规范来应对各种紧急情况,并且每年都有实考核,每次飞行前也都会口头考试。“考试内容包括应急情况发生时候应该如何处置,包括分工什么的,很细致。”

  除了飞行员之外,乘务员也需要经过严格的培训考核。“我们的职责就是保证人机安全,人是第一位的。”

  当地时间3月6日下午6点,遭遇意外之后的188名乘客全部安全抵达。接下来,橄榄球的女孩们要去准备一场比赛,助理教练朱培厚每天陪在她们身边。

  高接受了一家又一家媒体的采访,他表示感动,“男士们尽到了男人和父亲的责任,工作人员尽到了对一份工作的责任。”

  陈思睿落地后立马去吃了一顿压惊饭,这顿饭实在来之不易——朋友来机场接了他三次,第一次他在俄罗斯,第二次替补航班出现延误。

  微上,与这件事并不相关的网友们也跟着经历了一次情绪起伏。有网友评论:世间最美好的事情,莫过于虚惊一场。

关键字:ca983